【大定神数】卷一

原创 1026298780  2018-08-04 19:10:19  阅读 337 次 评论 0 条
摘要:

 大定神数卷一大定神数心法【伏羲太极图说】此图乃伏羲氏所作也,世不显传,或谓希夷所作,虽周子亦未之见焉,乃自作太极图观任道逊之诗可见矣。诗云:“太极图中一气旋,两仪凹象无形全,先天八卦五行具,万物何曾出此圈”。又云:“造化根源文字祖,图成太极自天然,当时早见周夫子,不费钻研作正传”。夫既谓八卦浑沦文字祖,则知图为伏羲所作,而非希夷明矣。其外一圈太极也,中分黑白者,阴阳也。黑中含一点白者,阴中有阳也。白中含一点黑者,阳中有阴也。阴阳交互,动静相倚,周详活泼,妙趣自然,其圈外左方,自《震》

 

大定神数

卷一

大定神数心法【伏羲太极图说】

此图乃伏羲氏所作也,世不显传,或谓希夷所作,虽周子亦未之见焉,乃自作太极图观任道逊之诗可见矣。诗云:“太极图中一气旋,两仪凹象无形全,先天八卦五行具,万物何曾出此圈”。又云:“造化根源文字祖,图成太极自天然,当时早见周夫子,不费钻研作正传”。夫既谓八卦浑沦文字祖,则知图为伏羲所作,而非希夷明矣。其外一圈太极也,中分黑白者,阴阳也。黑中含一点白者,阴中有阳也。白中含一点黑者,阳中有阴也。阴阳交互,动静相倚,周详活泼,妙趣自然,其圈外左方,自《震》一阳驯至《干》之三阳,所谓起《震》而历《离》、《兑》,以至于《干》是也。右方自《巽》一阴,驯至《坤》之三阴,所谓自《巽》而历《坎》、《艮》,以至于《坤》是也。其间四正四隅,阴阳纯杂,随方步位,自有太极含阴阳,阴阳含八卦之妙,不假安排也。岂浅见近识者,所能及哉。伏羲不过摸写出来,以示人耳。予尝穷观此图,阴阳浑沦,盖有不外乎太极,而亦不离乎太极者,本先天之《易》也。观周子太极图,则阴阳显著,皆太极之所为,而非太极之所倚者,实后天之《易》也。然而先天所以包括后天之理,后天所以发明先天之妙,明乎道之所浑沦,则先天而天弗违,太极体立矣。明乎道之所显著,则后天而奉天时,太极用行矣。使徒玩诸画象,谈诸空言,则伏羲之意荒矣。故周子有诗曰:“画堂几座万几休,日暖风和草色幽,谁道三千年远事,而今只在眼睛头”。岂非孔子所论太极之旨,容有外于一举目之间哉,是能默识于其妙,而见于性情之理者,旨要可考也。

大定神数心法【河图洛书】

愚按《河图》《洛书》为数之宗也,数之所起,一阴一阳而已,阳数奇属天而象圆,阴数偶属地而象方,《河图》以生数为主,故一、二、三、四、五、居内,六、七、八、九、十居外,天一生水,得五为六,故地以六成之,而一六共宗居北,地二生火,二得五为七,故天以七成之,而二七为朋居南,天三生木,三得五为八,故地以八成之,而三八同道居东,地四生金,四得五为九,故天以九成之,而四九为友居西,天五生土,五得五为十,故地以十成之,而五十相守居中,生数在内,成数在外,各以类数而同处其方,在内为主,在外为宾,亦各以数而相统不乱,此所谓道其常数之体也。

以阴阳老少论之,一为老阳之位,其外则老阴之数居之,二为少阴之位,其外则少阳之数居之,三为少阳之位,其外则少阴之数居之,四为老阴之位,其外则老阳之数居之,此又阴阳老少互藏其宅之变也。

以生出之序言之,始下次上,次左,此右而复于中,而又始于下也。

以运行言之,北方一六水,生东方三八木,东方木生南方二七火,火生中央五十土,中央土生西方四九金,西方金生北方一六水,左旋一周,而水复生木也。

以对待言之,北方一六水克南方二七火,西方四九金克东方三八木,是生生之中,又有克制相成之义焉,本之以画卦,则虚其中之五与十者,太极也。奇数二十五,偶数三十者,两仪也。以一、二、三、四,为六、七、八、九者,四象也。折四方之合,以为《干》、《坤》、《离》、《坎》,补四隅之空,以为《兑》、《震》、《巽》、《艮》者,八卦也。此所谓虚其中以作易也。

大定神数心法【洪范九畴图】

愚按《易范》圣人之所作,故《洛书》以奇为主,一、三、七、九各居其外,五居其中,而二、四、六、八亦各以偶数,而附奇数之侧,正者为君,侧者为臣,所谓主于阳以统阴,而肇其变量之用也。然以数之纵横十五,则皆以七、八、九、六迭为消长而得之,一居正北迭五为六,而与南方之九迭为消长,四居东南得五为九,而与西北之六迭为消长,六进为九,则九长而六消,九退为六,则九反消而六又长,三居正东,得五为八,而与西方之七迭为消长,二居西南,得五为七,而与东北之八迭为消长,七进为八,则八长而七消,八退为七,则八反消而七又长,虚中五,则纵横皆十五,而一含九,二含八,三含七,四含六,参伍错综,无适而不遇其合焉,此变化之无穷,所以为妙也。其阳数之次,则北首而东,东而中,中而西,西而南,其阴数,则首西南而东南,次西北而东北,也合而言之,则北首而西南,次东而东南,次中而西北,次西而东北,以穷于南也,其运行则一六水克二七火,二七火克四九金,四九金克三八木,三八木克中央土,右旋一周而土复克水也。

以对待言之则东南方四九金生西北一六水,东北三八木生西南二七火,是克制之中又有生生不穷之理焉,大禹之叙畴,故一为五行,二为五事,三为八政,四为五纪,五为皇极,六为三德,七为稽疑,八为庶征,九为五福,皇极居中,而八者各以其次列于外焉,所谓则《洛书》者,总其实是也,愚按具天地之理者,易之象纪天地之理者,范之数数始于奇,象成于偶,二四而八,八卦之象,三三为九,九畴之数,故象以偶为用,有应则吉,数以奇为用,有对则凶。偶者阴阳对待之象,奇者阴阳迭运之数也。

大定神数心法【先天八卦图】

此伏羲方位之图,易之本也。故乾一坤八兑二艮七离三坎六震四巽五,各各相对不惟,其数合成九数。其画亦各各相对合成九画焉。夫九乃老阳之数,无所不包。自震至乾为顺,自巽之坤为逆。数往顺天而左行皆已生之卦,故云:数往者顺。知来逆天而右行皆未生之卦,故云知来者逆。

后天为流行之用,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致役乎坤,说言乎兑,战乎乾,劳乎坎,成言乎艮。此文王方位之图,易之用也。先天之离东坎西,象日月之出乎卯入乎酉。后天之离南坎北象天地之正子午。先天非后天则无以成其变化,后天非先天则无以自行予,按先天造化之初由心出迹之学。后天生物之后因迹求心之学。心与道皆虚,不为物碍也。在先天之先不为无,在后天之后不为有迹不能外也。朱子谓康节之学得于先天,看得道理透彻自然前知耳。

大定神数心法【经世衍易图】

太传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业。予谓天地出于易,易非出于天地。圣人作易,而易不作于圣人也。易有太极者,何也?当夫元气浑沦,阴阳未判,是为太极〇及夫元气既分,动辄为阳,静者为阴。动之上生一奇谓之阳,动之上生一偶谓之阴。静之上生一奇谓之刚,静之上生一偶谓之柔。合而言之阴阳刚柔四象也。四象阳之上生一奇谓之太阳,生一偶谓之太阴,阴之上生一奇谓之少阳,生一偶谓之少阴,四象刚之上生一奇谓之少刚,生一偶谓之少柔,柔之上生一奇谓之太刚,生一偶谓之太柔,故太阳为乾,太阴为兑,少阳为离,少阴为震,少刚为巽,少柔为坎,太刚为艮,太柔为坤。此伏羲画卦之自然形体次第,而孔子发明之,故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此言最为切要。古今说者虽多,惟康节明道二先生之说得之,故康节所谓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正谓此也。夫易之未作易在太极之先,易之既作一在太极之内,八卦画而吉凶定,吉凶定而大业生。以言乎法象之大,则有易中之天地乾坤是也。以言乎变通之大,则有易中之男女震巽六子是也。以言乎著名之大,则有易中之日月离坎是也。以言乎崇高之大,则有易中之富贵日新月盛富有大业是也。以言乎利用之大,则有易中之生人神道设教顺动服民是也。以言乎深远之大,则有易中之蓍龟某爻吉某爻凶是也。此皆言易中之大业,非圣人立卦作易,孰能备天下之物,致天下之用,成天下之器,若是其广大悉备矣。乎天地之道阴阳刚柔,有动静之两仪,必有一元之太极。康节明天地阴阳刚柔,始于太极之动静。与周子所传太极相表里。康节复穷其变交推天之阴阳,地之刚柔,各自相交而生,八卦有相交而天以乾兑离震四卦生西北十六位,而后阴阳之用尽焉。地以坤艮坎巽四卦升东南十六位,而后刚柔之用尽焉。虽然天地自交而未至于相交以生物也。是故动静者,天地分太极之初,四象者天地禀太极之理。十六卦者天地达太极之用,而用在于交也。太极为一,一生二为动静,二生四为阴阳刚柔,四生八为八卦,八生十六为十六位,分天地则天有十六位地有十六位为三十二矣。是皆加倍之数也。一十六有二者天地各分其一,用以为体是体也。动之大者谓之太阳,动之小者谓之少阳,静之大者谓之太阴,静之小者谓之少阴,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少阳为星,少阴为辰,日月星辰交而田之体尽矣。静之大者谓之太柔,静之小者谓之少柔,动之大者谓之太刚,动之小者谓之少刚。太柔为水,太刚为火,少柔为土,少刚为石,水火土石变而地之体尽矣。自太极之判,以阴阳刚柔为天地之用,乃体之用也。自阴阳刚柔分太少生为八卦,为天地之体,乃用之体也。今日月星辰交而天之体尽。水火土石交而地之体尽。则主生言之,而天以日月星辰交为十六卦也。地以水火土石交为十六卦也。则十六卦又各为生物之体,则主位言之也。太者得气之多少者,得气之少也,日月星辰丽乎,天而乾为日者太阳也。兑为月者太阴也。离为星者少阳也。震为辰者少阴也。日月星辰交而日有四位乾夬大有大壮。月有四位履兑暌归妹。星有四位同人革离丰。辰有四位无妄随噬嗑震。而为十六矣。非天之体尽于此乎。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为水者太柔也,艮为火者太刚也,坎为土者少柔也,巽为石者少刚也,水火土石交,而水有四位坤剥比观。火有四位谦艮蹇渐。土有四位师蒙坎涣。石有四位升蛊井巽。而为十六矣。非地之体尽于此乎。洪范以水火木金土为造化之用,此以五行有石土无金木者。木为土之子,有土无木母孕子胎也,石者金之胞有石而无金子藏母胞也。

大定神数心法【天地四象图】

日月星辰丽乎,天而乾兑离震,生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艮坎巽,生日午中而气热故为暑月。子中而气冷故为寒月。十干之星为阳,而主昼。十二支辰为阴,而主夜。皆天之气也。水降而为雨,地气上腾也。火炽而生风,地气旁达也。地气夜升,而为露星殒。有声而主雷皆地之气也。日月星辰自相交而天之变,尽于十六卦。水火土石自相交而地之变,尽于十六卦。是天地之气凝结而生物,有物斯有质,有质则有数,故乾在天成象为月,在地成形为火。火与日本一体,故阳燧取于日而得火。兑在天成象为月,在地成形为水,水与月本一体,故方诸取于月而得水。离在天成象为星,在地成形为石,石与星本一体,故传言星殒为石。震在天成象为辰,在地成形为土,辰与土本一体,故自日月星之外高而苍苍者皆辰也。自水火石之外广而茫茫者皆土也。盖日月星辰犹人之有耳目口鼻。水火土石犹人之血气骨肉也。是故数者尽天下之物则也,得乎数则物之则事之理无不在焉,不明乎数,不明乎善矣。不诚乎数,不诚乎身矣。

易之与极其旨,若相似而致用实不同。易之与极八卦名同而位殊,爻同而旨异位之殊。先天后天之图可识矣。旨之异卦同而象不同也。故易之乾为天为君,而极则为日为暑。易之兑为泽为金,而极则为寒为月。易之离为火为日,而极则为星为昼。易之震为雷为木,而极则为辰为夜。易之巽为风为木,而极则为石为雷。易之坎为水为月,而极则为土为露。易之艮为山为土,而极则为火。易之坤为地为土,而极则为水为雨矣。易以占为神,极以算为智。占者听圆,变之蓍以求,将见之象算者布一定之卦,以衔无穷之数占,则取象于天,神之研几也。算则断在于人,智之极深也。神以知来而未尝不藏往。知以藏往而未尝不知来也。左为天,右为地,日月星辰丽乎天,而离震乾兑居之。水火土石丽乎地,而坤艮坎巽居之。体数有四布算之法皆源于此。

大定神数心法【元会运世图】

愚尝考之阳一为奇,阴二为偶,是以一元之数起于乾,故乾为起数之端,犹一岁包年月日时而为之也。乾之后有兑,兑为月,其数二衍之为十二,犹一岁有十二月也。兑之后有离,离为日,其数三衍之为三百六十,犹一岁有三百六十日也。离之后有震,震为时,其数四衍之为四千三百二十,犹一岁有四千三百二十时也。此一二三四为天地生物之始数,阳之所以先乎阴也。震之后继以巽五阴元之气,莫先于此。是以巽元之年,数衍之为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为起数之端。坎六继之是为巽元之月,数衍之为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月。艮七又继之是为巽元之日,数衍之为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十日。若夫巽元之时数则居坤之八焉,又衍之为五万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时。此五六七八又为天地成物之终。数阴之所以承乎阳也。由是重而衍之以至于八,则乾之世,数四千三百二十衍之为五万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兑之世,数五万一千八百四十衍之为六十七万一千八百四十六万四千。循而推之皆可概见。大抵乾兑离震之数包巽坎坤艮在其中,子至巳上六辰皆属乾,谓之先天。自午至亥下六辰皆属坤,谓之后天。后天皆效先天,而为之故曰:成象谓之乾,效法谓之坤,可举隅而知。

大定神数心法【伏羲六十四卦方圆图】

愚谓圆图者,天地之阴阳也。在天为日月星辰寒暑昼夜。谓之流行之易,言其天地四时流行而不息也。其卦皆从中起自坤生者始于复,自乾生者始于姤,皆在天地之中,中者心也。万事万化生于心,是康节之学本于先天之易。尚象而不尚辞,盖欲示不言之教,如伏羲六十四卦,初无言语文字也。图左三十二阳卦,春以发生,夏以长养。自复至乾得一百一十二阳爻八十阴爻。是阳数多阴数少,即春夏之昼长而热也。图右三十二阴卦,秋以收敛,冬以包藏。自姤至坤得一百一十二阴爻八十阳爻。是阴数多阳数少,即秋冬之昼短而寒也。左右三十二而为六十四卦。又以春夏秋冬分之,各四其六十四而为一千五百三十六。卦之气以运行于天,四象立体六甲,循环以见皇帝王霸之迹。治三百六旬有六日转旋乾坤主之属乎。天地之造化衍之为元会运世。散之为岁月日时。事有体用而分皇帝王霸,业有心迹而分易书诗礼春秋。理无往而不在其。

愚谓方图者,地道之刚柔也。在地为水火土石风雨露雷,谓之对待之易言其承天时,行以生物也。其卦皆从中起自中而起则震巽之一阴一阳,故阴至巽而伏亦至巽而止。阳至震而休亦自震而生阴阳二气交乎震巽,实坎离交乎黄庭之象也。内一截三十二阳卦,西北角乾东北角泰。外一截三十二阴卦,西南角坤东南角否亦共六十四而为六十四卦。又以元会运世分之各四其六十四以为二百五十六位之卦体。以生物于地四,四立体四九为用以见律吕音声阳唱阴和,动植飞走出生入死,坎离主之属乎地之造化。故邵子有诗云:天地定位否泰交类,山泽通气咸损见义,雷风相薄恒益起意,水火相射既济未济,四象相交成十六事,八卦相荡为六十四。此正言方图之意也。

大定神数心法【朱子先天卦气】

朱子曰:先天图自左方《震》初,为冬至,《离》、《兑》中,为春分,至《乾》之末,而交夏至,右方自《巽》初为夏至,《坎》、《艮》中,为秋分,至《坤》之末,而交冬至。图之顺逆左右,先儒说之详也。

夫《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已生之卦也。其序自南而北。若卦气运行,则自北而南,一阳生于《震》始。故邵子以冬至之半为《复》。十一月中也。十二月丑初小寒,其卦为《颐》、《屯》、《益》,月半大寒,则《震》、《噬嗑》、《随》。正月寅初立春,其卦为《无妄》,为《明夷》,月半雨水,则《贲》、《既济》、《家人》,二月卯初惊蛰,其卦为《丰》、《离》、《革》,月半春分,则《同人》、《临》,三月辰初清明,其卦为《损》、《节》、《孚》,(此处应为《中孚》卦,省略一“中”字)月半谷雨,则《归妹》、《暌》、《兑》,四月巳初立夏,其卦为《履》、《泰》,月半小满,则《大畜》、《需》、《小畜》,五月午初芒种,其卦为《大壮》、《大有》、《夬》,至《干》之末交夏至焉。

《巽》五、《坎》六、《艮》七、《坤》八,未生之卦也。其图自西而北,若卦气之行,自一阴生于《巽》始,故夏至午之半为《姤》,五月中也,六月未初小暑,其卦为《大过》、《鼎》、《恒》,月半大暑,则《巽》、《井》、《蛊》,七月申初立秋,其卦为《升》、《讼》,月半处暑,则《困》、《未济》、《解》,八月酉初白露,其卦为《涣》、《坎》、《蒙》,月半秋分,则《师》、《遯》,九月戌初寒露,其卦为《咸》、《旅》、《小过》,月半霜降,则《渐》、《蹇》、《艮》,十月亥初立冬,其卦为《谦》、《否》,月半小雪,则《萃》、《晋》、《豫》,十一月子初大雪,其卦为《观》、《比》、《剥》、,至坤之末交冬至焉,即子之半也。

此三十二卦属阴,以当秋冬,子至巳,《乾》、《兑》、《离》、《震》,六阳月,其节有四,冬至、立春、春分、立夏也。午至亥,《巽》、《坎》、《艮》、《坤》,六阴月,其节有四,夏至、立秋、秋分、立冬也。一年八节二之,计一十六卦,外有十六卦,三之计四十八卦,并之则六十四卦,以当一期之气候,所以定时成岁,行鬼神成变化也。

大定神数心法【邵子先天卦气】

《乾》、《坤》、《坎》、《离》分配四时,主二十四气,《坤》尽子中,交《离》初爻冬至,上爻惊蛰,《离》尽卯中,交干初爻春分,上爻芒种,《干》尽午中,交《坎》初爻夏至,上爻白露,坎尽酉中,交《坤》初爻秋分,上爻大雪。春、夏、秋、冬各有六十四卦气,皆从中起,子、午、卯、酉为四仲,二分二至当之,寅、申、巳、亥为四孟,四立当之,经世历以冬至为天地之元,元之元也。故去四正卦,而用三百六十卦气图,以春分为人物之元,亦元之元也。故用六十四卦而四之,而二百五十六位卦气图。以冬至子中为世之元,春分卯中为元之元,夏至午中为会之元,秋分酉中为运之元,各六十四卦,各以气运而更迭值事。开物于寅中,而起于惊蛰者,二月初气也。闭物于戌中,而终于立冬者,十月初气也。何也?曰:寅中戌中虽主月会而言,其用实由乎节气,地之生物以气为机,天之气先至,而后地之物应之,气之来常先半月,气以舒而常盈,用以疾而常缩,故关朗子云:当期之数,过者谓之气盈,不及者谓之朔虚,朔者盈虚之不齐,积微之久,中气中有居于月晦者,必闰以置之,乃复于初经,本于先天,故中朔同起卦气,因先天卦气取中气,以主月元会运世,皆从中起,所谓举正于中也。卦图曰:大运法当从经世,数起于星甲、辰子,小运法当依卦气图,起甲仲巳孟日,天统乎体,气之体生于四仲,故大运甲子当冬至,而二十四气之中,皆得子午卯酉之四中也,气之用行于四立,故小运甲寅当立春,而二十四气之首,皆得寅、申、巳、亥,而生乎孟矣。

大定神数心法【六十四卦方圆图】

愚按先天方圆二图,一一相应。故邵子曰:变于内者,应于外。变于外者,应乎内。变于下者,应乎上。变于上者,应乎下。盖巽离兑以二十八阳应,坎艮震之二十八阴,乾兑巽坎为上则震离艮坤为下。乾兑离震为内则巽坎艮坤为外。阳消阴长。每卦相效未有变而不应者,变者从天,天左行日应一度,应者法日,日右行天应一度,皆左右相应也。日纪于星乾离也,月会于辰兑震也,水生于土坤坎也,火潜于石艮巽也。皆上下相应也。飞者栖木离艮也,走者依草震坤也,心肺相联乾巽也,肝胆相联兑坎也,皆内外相应也。所以易之六爻,初与四应二与五应三与上应。常相反对也。天地相合,牝牡相召,天阳地阴,天律地吕,天声地倡。以乾兑离震居西北,倡地之五六七八一十六卦于东南。又交西南否遯讼姤十六卦是为寒暑昼夜变飞走草木之性情形体,得动数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变。凡动物之成败美恶,莫不由是地音天和。以坤艮坎巽居东南,和天之一二三四一十六卦于西北,又交东北泰临明夷复十六卦是为风雨露雷变性情形体之飞走草木。得植数十六卦成二百五十六卦位,含四变。凡植物之荣枯华实莫不由是西南之卦。自左而右以观动物,动物之命在首。附天以阳生乎下,在下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上者。命在上也。故人首在上。而鸟兽皆横生东北之卦,自上而下以观植物植物之命在根。附地以阴生乎上。在上之三十二卦其一皆向下者,命在下也。故人肾在下而草木倒生,然后配以声音之卦则日月星辰之声天卦百五十二也。水火土石之音地卦百五十二也。又按六十四卦圆布者,乾尽午中坤尽子中,离尽卯中坎尽由中。阳生于子中极于午中阴生于午中。。极于子中其阳在南其阴在北方布者乾始于西北坤尽于东南,其阳在北其阴在南。此阴阳对待之数,圆于外者为阳。方于内者为阴圆者。动而为天方者,静而为地圆。图乾在南坤在北方。图坤在南乾在北,乾位阳画多坤位阴画多。阴阳各以类而聚。图以圆函方见天包地外,地在天中矣。方图西北十六卦,天卦自相交东南十六卦,地卦自相交其斜行则乾兑离震巽坎艮坤。自西北而东南皆阴阳之纯卦。所以不能生物也。西南十六卦天去交地,天卦皆在上而生气在首,故能生动物。而头向上。东北十六卦地去交天,天卦皆在下生气在根故能生植物。而头向下。其斜行则泰损既济益恒未济咸否。自东北而西南皆阴阳得偶之卦,所以生物也。吾因是而知植物之命,在于根。动物之命在于首也。又合二图而观之,方图乾处圆图亥位谓之天门,是天气下降也。坤处圆图巳位谓之地户,是地气上腾也。此两十六卦所谓阴阳互藏其宅也。泰处圆图寅位谓之鬼方,否处圆图申位谓之人路。此两十六卦是天交地,地交天,而生生不息。所以泰居寅而否居申所谓阴阳各从其类也。夫圆图主运行之事,运行者气也。生物者质也。气非质则无所附,丽质非气则岂能生物哉。此见天有生物之气,地有成物之形也。

愚按元会运世之数,一运当三百六十年。可以推历代之治乱。子至卯阴中阳将治也。卯至午阳中阳极治也。午至酉阳中阴将乱也。酉至子阴中阴极乱也。先天图自泰历蛊而至否,自否历随而至泰。即南北之运数也。盖泰与否相对,蛊与随相对。故曰:自泰至否其间有蛊,蛊之者谁阴方用事阳,艮已止阴邪巽入否斯至矣。自否至泰其间有随,随之者谁阳震顺动,兑阴随之民说无疆泰无不宜。此否泰蛊随殆亦天门地户人路鬼方。出入之交,与数往者顺,自子至午震离兑乾为治之象。知来者逆,自午至子巽坎坤艮为乱之象。当背北面南观之,即知顺逆。唐至五代六甲子半治半乱。宋干德至今又六甲子中经南人用事,南离随气过北而乱。康节盖已推之六甲子者,三百六十年也。即一日十二时之数。自尧甲辰期运月巳辰末星癸迄今月,仍在午辰方过酉为年者三千六百六十为世者,仅一百二十二何速哉。古今在天地闲犹日暮耳。圣人通乎昼夜之道,而知能以一时观万时,一世观万世。予录世运于十二会运之终其有感也夫。

大定神数心法【天地始终之数】

康节先生传连山易于山林隐徳之士,以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入,天九地十,分十等,曰:元会运世岁月日时分秒作皇极经世书,自元至时隶之卦而分杪行乎八卦之间,有卦有数,天地人物皆囿于其中,则卦数穷物之情,极物之变,虽鬼神之不测,与天地之无穷,亦难逃乎此数焉耳矣。

一元十等数(乾当太极,以一元为一年)一元之数。

十二会(坤当元气,以一会为一年)三百六十运(天以一运为一年)。

四千三百二十世(地以世为一年)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月,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日。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时。

兑卦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分二千一十五亿五千三百九十二万杪

一会三十运,三百六十世,一会之数。

一万八百年十二万九千六百月,三千三百八十八万八千日,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时。

履卦一十二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分。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秒。

一运十二世,三百六十年,(一运之数)

四千三百二十月,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日,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时。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分。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秒。

一世三十年三百六十月一万八百日一十二万九千六百时三百八十八万八千分。四千六百六十五万六千秒。

一年十二月三百六十日四千三百二十时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分一百五十五万五千二百秒

一月三十日三百六十时一万八百分一十二万九千六百秒

一日十二时三百六十分四千三百二十秒

一时三十分三百六十秒

一分十二秒

一秒

一秒在瞬息,细之又细,分而归律吕声音以取数,所以穷尽天地间万变万化万事万物也。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盖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経者对纬之名,以元为经,则始终此元而已矣。以会为纬,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有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有一岁则为十有二月,有一日则为十有二时,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执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气之首蔵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畜,节月日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蛊井,毎运一卦中四爻直事。

大定神数心法以元经会说
以太极观天地,则天地亦一物也。盖天地虽大,不过形气之凝结耳。经者,对纬之名,以元经会则始终此元而已矣。以会经世则有十二变焉,凡此十有二变,在一元则为十有二会,在一运则为十有二世,在一分则为十有二秒,十有二变之数,无往而不在焉,则变者其纬也,不变者其经也。于纬之中有以执其经于变之中,有以守其常也。共三百六十运分二十四气,每一岁之首藏四爻。准闰运世年为大运皆起泰损大畜节,日月时为小运皆起升蒙蛊井。每运一卦中四爻值事。日甲月子一星三十辰三百六十年一万八百复☷☳复此一会但有天耳未有地也地且未有而况人乎然是理是数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知其必有三十运三百六十世一万八百年而当第一会之数也节始冬至闰爻泰卦至戊寅第十五运节交小寒闰爻大有卦
月丑二星六十辰七百二十年二万一千六百临☷☱临此一会但有地耳未有人也人且未有而况物乎然是理是数已具于无形之中矣逆而推之可以知其六十运七百二十世二万一千六百年第二会之数也节交大寒闰爻涣卦至戊申第四十五运节交立春闰爻晋卦
月寅三星九十辰一千八十年三万二千四百泰☷☰泰当此一会之中既已有人亦复有物人物既具则必有主之者矣斯时也岂非三皇之时乎然易有其象未有其辞辞既不传事亦难考是故逆而推之运世可知也节交雨水闰爻屯卦至戊寅第六十七运节交惊蛰闰爻震卦
月卯四星一百二十辰一千四百四十年四万三千二百大壮☳☰大壮此当第四会计一百二十运一千四百四十世四万三千二百年节交春分闰爻损卦至戊申第一百零五运节交清明闰爻夬卦
月辰五星一百五十辰一千八百年五万四千夬☱☰夬此当第五会计一百五十运一千八百世五万四千年节交谷雨闰爻坎卦至戊寅第一百三十五运节交立夏闰爻蛊卦
月巳六星一百八十辰二千一百六十年六万四千八百干☰☰干此当第六会计一百八十运二千一百六十世六万四千八百年节交小满闰爻比卦至戊申第一百六十五运节交芒种闰爻颐卦当壬戌第一百七十九运黄帝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四十五戊申世甲子年也少昊氏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四十八辛亥世甲辰年也帝尧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五十六己未世甲辰年也帝舜即位在此运二千一百五十八辛酉世丙辰年也
月午七星二百一十辰二千五百二十年七万五千六百姤☰☴姤此当第七会计一百一十运二千五百二十世七万五千六百年节交夏至闰爻大畜当甲子第一百八十一运二千一百六十一世甲子年即夏禹王八年也
乙丑第一百八十三运二千一百八十三世甲子年夏孔甲三十三年也
丙寅第一百八十三运二千一百八十五世甲子年商王祖辛十年也
丁卯第一百八十四运二千一百注一九十七世甲子年商纣十八年己卯周武王初年也
戊辰第一百八十五运二千二百零九世甲子年周幽王五年也
己巳第一百八十六运二千二百二十一世甲子年周威烈王九年也至二千二百二十八世乙未年汉高祖元年也
庚午第一百八十七运二千二百三十世甲子年汉宣帝五凤元年也
辛未第一百八十八运二千二百四十五世甲子年西晋惠帝永兴元年也至二千二百五十五世戊寅年唐高祖武德元年也
壬申第一百八十九运二千二百五十七世甲子年后唐麟德元年至二千二百六十六世丙申年宋太祖建隆元年也
癸酉第一百九十运二千二百六十九世甲子年宋仁宗天圣之二年至二千二百七十七世甲子年至□□注一元年丁未入此大有卦九二爻
甲戌第一百九十一运二千二百八十一世乃本朝洪武十七年甲子入此运戊寅第一百九十五运节交小暑闰爻履卦
月未八星二百四十辰二千八百八十年八万六千四百遯☰☶遯此当第八会计二百四十运二千八百八十世八万六千四百年节交大暑闰爻随卦至戊申地二百二十五运节交立秋闰爻渐卦
月申九星二百七十辰三千二百四十年九万七千二百否☰☷否此当第九会计二百七十运三千二百四十世九万七千二百年节交处暑闰爻剥卦至戊寅第二百五十五运节交白露闰爻升卦
月酉十星三百辰三千六百年一十万八千观☴☷观此当第十会计三百运三千六百世一十万八千年节交秋分闰爻升卦戊申第二百八十五运节交寒露闰爻鼎卦
月戌十一星三百三十辰三千九百六十年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剥☶☷剥此当第十一会计三百三十运三千九百六十世一十一万八千八百年节交霜降闰爻否卦至戊寅第三百一十五运节交立冬闰爻益卦当此一会之半从有入无谓之闭物则其视于开物相去远矣然则如是而已乎祝氏曰穷则变变则通一元之后安知不又有一元以继之
月亥十二星三百六十辰四千四百二十年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坤☷☷坤此当第十二会计三百六十运四千三百二十世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年节交小雪闰爻损卦至戊申第三百四十五运节交大雪闰爻比卦当此为混沌之时浩浩无穷生生不息天运循环无往不复经子会又复开天矣此康节先生所以书日甲月子星甲辰子者以日甲后有日乙日丙日丁之元元也
以元经会说
每三百六十年配以二十四气每一气一年各准四爻共二百五十六卦一千五百三十六爻而卦变一周周而复始也历代不复赘演自午会第十一运甲子世戊申年夬卦九五爻值事乃洪武元年也至甲子年乃洪武十七年也

大定神数心法年之月卦

月为小运卦,起《升》、《蒙》、《蠱》、《井》,每一分二气,当气之日,未当气时辰之前,是前节气之卦,既交气时辰之后,交气时辰多少,用蔵闰四爻,次日子时,方用正节气之四爻,此经世书蔵闰之法也。逐月用卦,以节气而藏,惟以晦朔弦望之虚也,月大则七日三时为春,七日三时为夏,七日三时为秋,七日三时为春冬,此经世书之用卦,所以备气盈虛之妙用,而元会运世各有縮,为一元、一会、一运、一世、一年、一月、一日、一时及微而一秒,亦可准元元会运世与岁月日时,此分秒所以行乎其间,斂大为小,衍小为大,大以用小,小以用大,所以自天地而至豪厘之事物,皆不能逃乎卦数也。经世书蔵闰,各有妙旨,蔵闰所以为运行显闰,所以为休咎,如显闰则一日二十四,分为闰,一月二十四时为闰,(五刻当一时)一年二十四日为闰,(六十刻当一日)一世二十四月为闰,—运二十四年为闰,一会二十四世为闰,闰主天地内之兵革疫历饥荒,然亦分下为—十六,以分野推之。

大定神数心法日之时卦

三百六十时为一周,每一时用四爻,每二刻用一爻,仍分节气蔵闰,一时准一日三十时,两日半准一月,每月初一日子时至初五日亥时为二月,每一月准一年,而月之大则三十日准一月,月之小则二十九时准一月,蓋月之大则一月三百六十时(十二个三十也)月小则—月三百四十八时,(十二个二十九)此经世书引而伸之一元之内,闰大小皆不差矣。

日之时卦,只以年之月卦为用,但有起寅字之异耳,年之月卦,则以五虎元遁,而寅月起升蒙蠱井,张行成作经世书,通变不分大小运,皆起升蒙蠱井,蓋只得半无邪,所谓卦起升蒙蠱井之一句耳,不知康节先生以元会运世年为大运,起泰、损、大蓄、节。月为小运,起升、蒙、蠱、井之要诀也。

大定神数心法元会运世入图歌诀

既济卦皆以尊居左,以卑居右,如运与会,则运为尊,运为世,则会为尊也。位置左卦有是地卦者变为天,如坤变乾,巽变震是也,又看右卦有是天卦变为地,如震变巽,离变坎是也。各变合天地之位了,乃取之方合既济图,植物卦亦然。

元经会观天也,会经运观地也,运经世观人也。声音律吕则又以之而观物矣。

经世之篇起唐尧,用编年法分三百六十年为一周,积为十运也。欲见三百六十年值年卦同而应验,所以异者在于值运值世者之卦,处互成章,不可为典常也,如泰否两卦,泰在否中则吉,否在泰中则凶。是小不胜大也。然泰在否中而否,自屯来夬剥等卦,来则仍主凶,否在泰中,而泰自大有谦,无妄来则不能为灾矣。是弱不能敌强也。天理人事本不相远,阳多则为德,为君子,为平治,为丰大,阴多则为刑,为小人,为难危,为廹促,观康节论大过之义,则逢大过卦者,豈可便为栋桡凶哉,谦无凶而夬剥无吉,恐亦未然,如谦当闭物,何吉之有。

大定神数心法问数答语

于越李子问曰:余留心数学久矣,凡高贤名术未尝不起疑,以探其蕰,而验者恒少不验者恒多,未有如先生之奇,而多中神而多验也,果有所秘传耶?独得之妙耶?何不垂笔,以示不朽。

杨子曰:具天地阴阳之理者易也,所以体天地阴阳之理,随时变易以從道者心也,心不能静无以决天下之疑。释天下之疑矣。学数之要,必先扫除杂念,收敛身心,以有为应迹,以明觉为自然,久而行之,则志气清明义理昭著,而数理自然贯通矣。

李子曰:飬静之说,吾尝闻其既矣,敢问变之说何如?

扬子曰:易者,隨时变易以從其道也。易书虽为卜筮而作,而义理未尝不该苟专于卜筮,以求易则得其形,而下者遗其形,而上者殆非体用一原,显微无间之道矣。苟专于义理以求易,则无以定天下之吉凶,决天下之得失,豈聖人所谓无大过而吉凶,而吉凶与民同患之意哉,故易卦虽有一定之名,而气陏时转,不无衰旺之万,论卦不论气,则局於象,昩於时,得其影响而不能真知灼见矣。若能看得卦气透彻,不惟知吉凶而亦能识造化之根源也。

李子曰:卦气之外,无仍别有机乎?

杨子曰:数固天地盈虚往来一定之理,而此心之灵不假思慮,不劳卜度,有以开天下之物成天下之务者,惟寂然不动而已矣。

昔张子厚为商洛令时,屡过康节之芦,拜而问曰:此学几日可尽?先生曰:本无多事,以子之才,顷刻可尽。须弃却仕宦,静养十年,使尘虑消散,自然有得。

邢叔和来学引古今不已先生曰:姑置是先天未有许多语,且当虚心使胷中荡然无一事,方可。

诗曰:若论先天一字无。

又曰: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先。

又曰:天向一中分造化,人從心上起经纶。

他日又曰:数学非十年则不成。由此观之学数以静养为先,卦气为要也。也静则胷次玲珑,物来顺应,鲁齐有云:先天之学纯乎天者也,非纯乎其天之人不可轻授,蓋以此数蕴神仙之秘诀,泄造化之元机,得之者当重,非其人不传。故康节不授邢叔和而愿授程明道,豈无所见而然焉。

李子曰:命之矣。敢不勤。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一:论动静。夫动静者。吉凶悔吝之本。盖嗜欲将至有开。必先朕兆之萌。其端可测。一动一静之间有自然之数。不动不占。不因事不占。故皇极之数专在动上求之。

(注:“专在动上求之”也是《梅花易数》的大旨。《河洛精蕴》提到此意时有这样一段文:“邵子《易》数甚精,如通一物,超数算之。便可知是物何时而始,何时而终。但必有动处,方能起算。如见一叶落,便从落叶之时起算”。故在“大定根源”章节中有“先从动处起元机。次下今年月日时”之语。“动”是预测学中普遍推行的准则,六爻求动爻,六壬以冲尅为发用,遁甲以身宫为发动,皇极数以年干克为动减策数等等无不以动为旨。故楊子曰:“易卦虽有一定之名,而气陏时转,不无衰旺之万,论卦不论气,则局於象,昩於时,得其影响而不能真知灼见矣。若能看得卦气透彻,不惟知吉凶而亦能识造化之根源也。”所谓“卦气”亦是随时流动,亦是“动‘意矣。)

凡意所萌动。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因动而起则祸福可前知矣。

(注:见某网友发贴其观点能见至象皆凭自己随意取象皆可,窃为不可,还是按“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为准则。否则失去“欲将至有开。必先朕兆之萌”之意蕴也。)

故以二动合为一卦。或一动则不可算。一动一静则可算。盖动静相连亦是数也。若所动者既杂。则以先闻先见者算之。其余不可用。

(注:提出二动可成卦,二静则不可算,还是围绕以“动”为主题。在《先后天辨》论述的更为详细:“先朕兆之萌。其端可测。一动一静之间有自然之数。不动不占。不因事不占。故皇极之数专在动上求之。凡意所萌动。务以先闻先见之动物为主。因动而起则祸福可前知矣。故以二动合为一卦。或一动则不可算。一动一静则可算。盖动静相连亦是数也。若所动者既杂。则以先闻先见者算之。其余不可用。”)

凡看动物。以先者为上卦。后得者为下卦。次加年月日时。又次加阴阳之策。共成若干。仍以克太岁之卦除之。然后方成一数。如以手执笔。笔动而手亦动也。如以手取刀裁纸。乃是三件物。未将刀到纸边时。只以手与刀两件算数。若已将刀正裁纸时。只算刀与纸。不可算手。此是二动连属之义。一动一静者。如以手拍棹。则手动棹不动。如抬棹则是二者俱动也。如以脚震地。脚动而地不动。此是一动一静连属之义。须要动静相关。然后可用。举此为例。余可类推。然动静之中难以取舍。有自己之数。有他人之数。有物之数。如自己算数。心下主定何事。静坐自看我身上如何动。或头动。或手足动。或沿衣而动。须是无心之动便可取而下数。已得动数或再有动不可用。只以先动者为主。如有人来我。须从那人来问时。观他身上动静而下数方是亲切。如算物取物动处而下数。要在澄心取动。动取不真则数不验矣。

注;此段文联接上文更为详谈动与静的关系,根据《梅花易数》“万物赋”言:“观物理者,静则乎地,动则乎天,原夫万物有数,易算无穷,动静可知。”取其动静连属之义应在此乎。另外“次加年月日时,又次加阴阳之策”是成卦与数的综合判断方法。《梅花易数》虽然有列出策数、轨数之数据,但如何应用没有交待,所谓年月日时,即测时的四柱数,即神数术中称为“大定数”,据其干支纳甲归属於何卦算出策数。实际数与卦的关系有二种方法取得,一是用成卦直接利用成卦阴阳策数若干即为“身数”,取动爻因十加卦数、正数、动爻数,组成千百十零为数。另一种利用四柱干支化策数组成千百十零为数。关于数的应用那是后话了。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二:论卦象。夫卦象者。圣人仰观俯察。近取诸身。远取诸物之象也。故乾健坤顺、乾马坤牛之属。易中备载不能尽述。明理者以象推之。今略以同类者辨焉。且如乾兑皆属金。何以分别。盖乾乃贵重圆健之物。兑乃毁伤破缺之物。坤艮皆属土。盖坤为地艮为山。或在高山或在平地自是不同。震巽皆属木。盖震为阳木。巽为阴木。其发生茂盛萌芽者震也。枯槁憔悴者巽也。又有棹凳床柜之类为巽。苍筤萑竹之类为震。内虚外实者为离。内实外虚者为坎。日亦为离。月亦为坎。凡起动数。当以此卦算数。

注;历来易学的流派的二大支流是象数与义理,作为我们能在术数论坛上留连的易友,我想应注重“象数”,以“象数”为主,易的符號就是二个,阴和阳,你说他简也够简易的,你说他复杂也可以,万象在其中。象电脑一样,只有0和1,可做的事可多了,就看你怎么利用了。古人学易常称“玩占”、“玩辞”等,看你怎么玩了。象数派认为爻辞是用来“明象”的。《梅花易数》虽属“先天”之学,不尙“辞”,但是在取象时,也利用“爻辞”作参考,如在“占物类例”中:“凡看物数,看其成卦,观其爻辞,如得乾曰,潜龙无用,乃曰无用之物,见龙在田,乃曰田中之物”云云,

此段主旨指明“同类”的卦象应如何区分,简略举例了卦象,以情性取,以形取,以阴阳所属取,以卦义取,以卦气取,手法诸多,多看卦例,可丰富自己的经验。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三:论卦气。夫卦气者。旺相休囚之气也。维天之命于穆不已。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木。土旺四季。无非生长收藏之气。卦名不易。而气随时转。自有真假、进退、元耗、浮沉之殊。占断之际。当按时审气。不可拘于卦名。故当时用事者谓之真。背时无气者谓之假。气候将临者谓之进。气候已往者谓之退。四植生扶者谓之元。四植泄气者谓之耗。不当令而日辰生旺者谓之浮。死休囚废而受制于时者谓之沉。沉气则欲速则不达。浮气则当权而不久。耗气则随得随失。元气则根深而福厚。退气则有今而罔后。进气则方兴而未艾。假气则虚多而实少。真气则成始而成终。审此而断之。则祸福如悬鉴矣。

注:此旺相休囚之气,任何术数都应用的准则,三式,六爻,河洛理数,四柱八字,都讲四时之气,八字的“强弱”,在网上争的不亦乐乎。《梅花易数》也不例外,如“诸事响应歌”曰:“大扺体宜用卦生、旺、相,谋为终有益”。此生、旺、相即卦气也。

此段对真假、进退、元耗、浮沉术语作了明了的说明。当然作为梅易倒没必要像孟氏、京氏、邵氏所讲的卦气分到“爻”程度,只要参考《易隐》所列的卦气就够了。今录出供易友参考;

附:八卦配节气旺衰式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旺相胎没死囚休废

立冬:乾坎艮震巽离坤兑  冬至:坎艮震巽离坤兑乾

立春:艮震巽离坤兑乾坎  春分:震巽离坤兑乾坎艮

立夏:巽离坤兑乾坎艮震  夏至:离坤兑乾坎艮震巽

立秋:坤兑乾坎艮震巽离  秋分:兑乾坎艮震巽离坤

四值即测时的四柱支也。但四值的用法是在数上所得之卦,即“连山”卦序,作为梅易没有用到数的情况下,此参数可忽略。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四:论审机。夫审机者。观之语默动静之机也。人来求我之际。言虽未出于口。而形于身见于事者。自有动静往来真假虚实之机。入门之际。当审其机。观其气色之忧喜。而参之以卦象之休旺。则事之可否亦可得而前知矣。盖临事之际。见物偶然起者谓之动。偶然安息者谓之静。人物之去谓之往。人物之至谓之来。布帛谷粟之类谓之真。纸花木果之类谓之假。有声无形谓之虚。有形有象者谓之实。动则其事速。静则其事迟。凶事欲其去。吉事喜其来。求官问利爱其真。问事寻人怕其假。兴词讼诉嫌其虚。作事谋为利其实。以此八机合前八气化而裁之。变而通之。则未来已往之事皆可得而前知矣。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盖气从中出为内卦。色见于外为外卦。人有喜怒舒惨。不若动处起之为有准也。

注;此段论述“外应”的观察技巧,分为真假、虚实,往来、动静,结合所测类别区别应用,至于“外应”也正是《梅花易数》预测的特色与必须掌握的技巧。《万物赋》云:“未成卦以前,必虚心而求应。即成卦以后,观刻应以为断。声音言语,傍人识兆,当遇形影往来,我心指实皆是,及其六爻以定,三天既生,始寻卦象之端,终测刻应之理,是以逢吉兆,而终知有喜。见凶识而不兔乎凶,故欲知他人家之事。必须凭我耳目之闻见,未成卦而闻见之,乃已生之事既定。卦而观察之,乃未来之机”。讲的正是此理,故其外应的真、假、虚、实概念值的《梅易》借鉴应用于实测。如班主测一妇女人问病,见老妇女与小孩,当时我见此贴凭其外观象,缺一夫的凶兆,再进一歩,可研其二人是向测者来或往,外应技巧多多也。

“人之气色必于动物观之”。“气”是很难掌握的。看相术高层次的精断叫“善观气色”,所以看相术最难学的即“气色”的应用。如为“喜、怒、舒、惨”倒不是很难,关于气就凭测者的社会经历与悟性了。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五:论卦义

五曰论卦义。夫卦义者。文王周公孔子所系之辞。自有深意存乎其中也。如干为刚健亦为亢滞。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坤为厚实亦为重浊。有得之而富贵者。有得之而愚顽者。坎有润物之功。亦有陷溺之象。离有文明之意。亦有乖离之理。兑为和悦亦为诡随。艮为静止亦为时行。震为震动亦为惊恐。巽乃巽顺亦为不果。又干为君父之道。坤为臣子之道。咸姤利于婚姻。鼎革利于更改。待于需。进于晋。行师于师。争讼于讼。聚于萃。散于涣。退于遁。守于困。安于恒泰。厄于蹇夷。盈于丰有。坏于损蛊。家人之在室。旅之在途。此皆卦象之义也。起数之时。不可执一。当随其机之吉凶、日辰之休旺而言之。盖身数旺则福可成。否则福变为祸矣。故曰。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有人为之何如耳。尧夫之言亦有观世之间。学数者当深致其思。

注;其论卦义是谓大象,其一意含反对之情,同样乾卦,“君子来之多吉。小人得之多凶”,物有相反之情也。《梅花易数》专有一篇“诸卦反对性情”论文,讲的也是這道理。如《河洛理数》也同样看具体用于何人物,有君子、在仕、在庶之分,得之如何如何,有“看人”之嫌,但毕竟是卦理,不能说它是“投机取巧”。

《象数举隅》云:“八卦取义者,有一卦专论取者,有分论各爻取者,有以全体、互体、上下体取者,有以阳爻称阳物阴爻称阴物者,取义不同,取象也异也。”这段论述引伸了取义的范围,《梅花易数》取象亦有“体用互变”之断法,体也不是一成不变,也要灵活多样,有的卦例是综合互卦、变卦等卦象,以得最多的卦象为体。拘泥於大象是死法,故凡泥象不通者尚究於斯。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六:论生克(上)

六曰论生克。夫生克者。八卦相生相克之义也。大抵卦贵生不贵克。克则凶生则吉共理。以日干为主。以数为宾。一数之内又以运为主。元会世为宾。最要宾生主。又生日辰为妙。元会世生扶运爻则吉。元会世生运。、运又生日辰者为上吉。日辰与运数相生相合而元会世来克运者。则事虽好而机不及时、为人所制伏。若元会世俱来生运。运与日辰不相生者。此好中不足之数。凡卦生要生回。克宜克出。逆克者耗气。如算一年则以年干断。浅近之事则以日干断。此皇极之通论也。大抵日辰尤为紧要。纵观年月。亦要参看日辰。两下俱吉则吉。两下俱凶则凶。此四柱归一之论。盖运者。一数之领袖。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六:论生克(下)
元会世或有归还魁贵禄马来生扶运数。运数又逢吉曜是谓逢吉。为官者升迁。为士者登笠。为商者进财。或得上人提拨。如会世好数来生运。运虽不旺。亦为有救。若会世之数带煞克运。运逢生旺带吉曜者。当招不义之财。得小人之力。好数克身则福浅。恶数克身则祸至。若身数更不吉斯为下矣。然后以升降错综乘除之数审之。仍以卦之爻变佐之。数为卦之体。卦为数之用。体用俱吉为上。体重用轻数若不好则卦亦徒好也。初下之数论事体之本末。升降观事体之中。错综乘除观事体之终。有先吉后凶者。有先凶后吉者。以数论之。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七:论冲合

七曰论冲合。夫冲合者。日辰与卦象相冲相合也。冲者其事散。合者其事成。各有所合。不可以一例论之。冲者冲动其事。冲百与零他人动。冲十自己动。十零与日辰相冲者作事散失。冲年为一岁之事。冲月为一月之事。冲日为一日之事。凡数与年月日时相冲为不吉。与运数相冲者次之。合者其事成也。数与年月日时相合者为上吉。与运数相合者次之。合年一年皆吉。合月一月皆吉。合日一日皆吉。合百零与他人相好。合十与自己相好。十零与日辰相合。所为皆成。若数来合运。人来求我。运去合数。我去求人。日辰合运有上人来寻我。或好事临身。冲者反是。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八:论刑害

八曰论刑害。夫刑害者。败事不吉之数也。数中逢此。凡百忌之。有与卦数相刑者。有与日辰相刑者。刑克日辰非与人争斗即灾患相侵。刑克卦数非作事不成即悔气懊恼。刑年一年之事。刑月一月之事。刑日一日之事。如寅日刑巽。巳日刑坤之类。害者六害也。断法与刑同。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九:论生旺墓绝

九曰论生旺墓绝。夫生者长生。旺者帝旺也。数得生旺而逢吉者。有财有喜。数得生旺而逢凶者。虽则有喜不免灾悔。年得生旺者一年迪吉。月得生旺者一月迪吉。日得生旺者一日迪吉。非高人见访即亲友相迎。非进财帛即饮食宴会。带克者名为不静。十数生旺而带六虚或耗数者。财必散失。占病吉长生。求官宜帝旺临官。墓绝者。天干逢墓绝是也。破耗者卦泄干支之气也。囚陷者。卦克地支是也。年干墓绝一年不显。月令墓绝一月晦滞。日干墓绝一日不快。破陷同此而推。如年干气旺生运或运带喜生年干。又主进财。克者不吉。

大定神数心法《观物筌蹄》之十:论虚耗。

十曰论虚耗。夫虚者空亡。耗者不用也。此数固为不吉。各有所用。凶事喜之。吉事忌之。惟有僧道遇之反吉。故甲子旬中干象忧。甲寅坎艮亦同流。甲辰艮震何须问。甲午巽象不须投。甲申离坤君须记。甲戌坤艮怕当头。卦中如若来相遇。进用求谋百事休。此空亡之宿也。甲子旬中艮兑宫。甲戌还在三四中。甲申五六为无用。甲午怕见七八逢。甲辰又当九与十。甲寅七八九十同。上为男忌下为女。遇此名为不用星。此耗气之宿也。

何谓“三要”

三要者,耳、目、心也,玄机者,灵妙而应验也。那耳之于听,目之于视,心之于思,三者为人一身之要,而万物之理不出于心思之外,占决之际,寂然澄虑静观万物,而听其音之吉凶也,见其形之善恶,察其理之祸福,皆可为占卜之验,如谷之应声,影之随形,灼然可见也。

《大定新编》:克父母

男缺百先克父,女缺百先克母。男纯阳先克母,女纯阴先克父。又干坎艮震四阳数,生于下半月,阳消阴生,十六至下弦以前,阳虽消,阴未长,主母克。自二十三后,阳丧半,先刑父。巽离坤兑例此而推。

《父母闰年》

干支两帯重数象,又重逢父母生年,闰阴阳定吉凶。
干坎艮震重父闰,巽离坤兑重母闰。
若非父母闰年,主外家公婆重婚重嫁,分阴阳断。

重迭卦象论

八卦五行重迭,必主三代异苖过房入赘,重迭刃造化之气分也。若重见非入格得位,必重拜父母,否则伤克太早,至于离乡破祖,离祖换宅,当验先后。

刀砧煞
春亥刀子砧 夏巳刀午砧
秋寅刀卯砧 冬申刀酉砧
大凡牛马数中见喜贵克出生回。又逢生旺之星则吉而长久。如逢空缺血光血刃刀砧之属不吉也。
八卦星象
干太常 坤勾绞 震青龙 巽六合
艮贵人 离朱雀 坎元武 兑白虎
皇极起例
甲己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巳亥属之四。
纳音数
水一 火二 木三 金四 土五
周天数三百六十五策 乾策二百一十六策 坤策一百四十四
后天八卦数
一坎 二坤 三震 四巽 五寄艮 六干 七兑 八艮 九离

《大定数》数“空缺”对六亲的影响

既是把“千、百 十、零”符于“年、月、日、时”,在应用预测命运时,其宫位也代表了求测者的六亲了。
千符于年,也叫“元”,八字中年为父母,为袓辈,大定数总数为百位数而缺“千”位,即预示此命将离乡之命,表示其不能在祖辈的生活圏子里,因此宫位为“空缺”。
百符于月,也叫“会”,为兄弟宫位,此位无数为“隔”,即隔断的意思,因为策数总数最小的也是百位,不可能千、百都空位,所以如百位为空,肯定千位有数,故曰“隔”,此时表示命主是“孤立鴈行”,即没有兄弟姐妹,独子或独女。千百相连,命法上叫“初传”主三十岁以前的“命运”,如果是千位与百位是相同的数字,其术语曰“重迭”,主命主“再拜过房,异性庶出”。
十符于日,也叫“运”,命运上也叫“身数”,为妻妾宫,如空其位即“断”,将对婚姻的影响很大,其十位与个位又是一组合,命法上叫“末传”如是震巽相连,书云“分明花烛皱眉颜,重婚寡合奇耦行”,如日为“坤”卦,再逢空,不管男女均主重婚。如数均为阳数,再逢空,那很大可能命主是僧妮之命了。
零符于时,也叫“世”,很明显是子息宫位,此位缺其术语曰“跣足”,书云:“子孙莫望,寿亦不远”。

何谓“归还”?

“元会世或有归还魁贵禄马来生扶运数。运数又逢吉曜是谓逢吉。为官者升迁。为士者登笠。为商者进财。或得上人提拨。”
“归还”是“大定数”预测中重要推算依据,故有必要理解此术语的概念;
何谓“归还”,在“大定数”中实质是两个术语,即是“归元”与“还元”,“归”又区分为“归元”与“归藏”。

【八卦取象】

〖乾〗

三画皆奇曰干,干者健也。于穆而不已,健行而不息,其体刚健而中正,其徳广大而高明。所以取象于天而不诡随也。占非正固,则无以保其终而不利矣。卦得时于秋,耗气于冬,休废于春,受制于夏,得气于四季也。

在下刚于内在上刚于外,在身体面部方园,威仪翘楚,性情豁达,心地光明,包容万物,乐善施仁。

在人事上为豪势之象,下为强横之为,生则大人提携官贵赐于,尅则尊长相陵公门见忌。在天文为天凊气朗,在地理为大郡名邦。

在人物为大人、长老、父老,官员。

在官职为尚书、天部、上卿、台阁风宪、法司、牧伯、州县或宣命朝官。

在房屋为楼台、公廨、寺观、廟宇。

在时序为九、十之交,戍亥月日。

在动物为鹰、鵰、鹳、鹤、狮、象、驴、马。

在植物为牡丹、芍药、龙眼、荔枝、胡桃、松栗、桃、李、梨、梅。

在器用为刚圆之物,贵重之器,旺则金银首饰,宝石、珍珠,衰则镜、盘、酒盏、钟、磬、锣、铛。

在坟墓为西北方金星起頂。

在五音为商,其声散以明其和温以断,在五则为方、为矩。

在五事为言显從而作,又在五常为义,为事之宜,在五色为白,在五性为魄,在五情为恶,恶为战斗。在五声为悲泣。在五臓为肺。在五臭为腥。在五味为辛。在五气为凉。在五经为书,又为春秋。

在五星为太白。

在天干为壬甲。

在地支为戍亥。

在字形为金旁,蓋头为方圆之字。

在数目为一、四、九,遇壬甲日为天禄,遇戍亥日为地禄。遇丙丁日为天贵。遇巳酉丑日为鞍马。

其策二百一十六,其轨七百六十八。

〖兑〗

一阴进于二阳之上,为兑,兑者说也。刚中和外,以利贞君子之正道也。非道求说则为邪侫,而有悔矣。其象为泽,君子之正道也,以朋友讲习则义理相宜而不穷也。其卦得时休废同乾,在下说于内,在上说于外,在身身体则容貌白净,器宇峥嵘,身体短小。受制露形,性情和悦,口快多言,招人谗谤,暗地毁伤。在人事合则喜友迎宾,爱好讲习,冲则暗昩,谗谤伤。

在天文为星,为月、雨泽、雾露。在地理为井泉、池沼、崩坏倒塌之处。

在人物为兄弟、朋友、少女、童仆、妓妾、巫师、牙灼媒人。

在官职为考校儒官、令伊、武职。在房屋,朽坏舍宇,倒塌旧房。

在时序为酉年月日时或生旺月日。

在动物为鹭、鲜鱼、羊、鹿、猿、猴。

在植物为胡桃、松、栗、杏、李、梅、梨。

在器物为酒瓶、碗、盏,有破缺之物。

在坟墓为正西方,金星有缺。

在音五五则等类,俱与乾同。

在天干为丁,有地支为酉。

在字形为金旁口旁。

在数目为—、四、九,遇丙为天贵,遇丁为天禄,遇酉日为地禄。

其策为一百八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离〗

一阴居二阳之中为离,离者丽也。其象为火,阴丽于阳中虛,而外实内暗,而外明柔顺,以丽于中也。为能处乎正直则亨,而又能柔则无不吉矣。其卦得时于夏,休废于秋,受制于冬,得气于春,耗气于四季也。在下明于内,有上明于外。

在身体容仪秀丽,面赤发黄,身材五短,腹大头尖,情怀光霁,好善乐賢,語言辨给,性急无常,心不蔵物,机谋敢当。

在人事志慮忧疑,行事不实。

在天文为日,虹霞电晹曝燠烜。

在地理为正南,窑灶炉冶之处。

在人物为师儒,武弁,中女,吏丞,军兵,勇土。

在官职为通判,教职,翰院中丞。

在房屋为中堂,虚阁,灶舍,厨房。

在时序为午年月日。

在动物为彩雉。

在植物为樱,桃,棗,杏,花紅,石榴,葵花,外刚内柔,红紫之果。

在器用为灯笼,果盒,漆器,托盆,文书,印信,甲肯,干曵,纲罟,帐幕。

在坟墓为正南干燥之地。

在五音为徴,其声贬,以疾其和柔,以切在五,则为衡,为平。

在五事为视,明见作哲。

在五常为礼,为辞让。

在五色为紅。

在五性为神。

在五情为喜好。

在五声为笑乐。

在五臓为为心。

在五臭为焦。

在五味为苦。

在五气为燥。

在五经为礼。

在五星为荧惑。

在天干为为己。

在地支为午。

在字形为中虚,日傍,火傍。

在数目为三五七,遇己为天禄,遇午日为地禄,辛日为天贵。

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震〗

一阳生于二阴之下为震,震者动也。当震之来,虩虩恐惧而有不安之状,君子能恐能修省,则致褔而不失共所矣。其象为雷,得时于春,耗气于夏,受制于秋,休废于冬,尅制于四季也。在下动于内,在上动于外。

在身体,容仪魁伟,气宇轩昂,髭髯盛美,身体最大,心情无毐,志大气刚,多动少静,喜怒不常。

在人事心地恍惚,举动忧疑,为事多虚少实。

在天文为雷电,虹霓。

在地理为大塗市宅,树木繁茂之所。

在人物为将师,长男,豪杰权势子弟,客商。

在官职監郡守,参戎兵备,或闹市司货之官,守关巡逻之职。

在房屋为大塗屋宇市口人家。

在时序为卯年月日时

在动物为蛟龙,蛇蟒,蝉蝶,飞蛾。

在植物为芲莨,萑苇,蕃鲜,竹朩。

在器用为琴,瑟,鼓,笛,舟船,车,桥,耒梠,网罟,筳筐,餙算,腰绖,羅帯。

在坟墓为正东有树木之地。

在五音为角,其声和清以静。

在五则为规,为圆。

在五事为貌恭敬而作肃。

在五常为仁心,为恻隐,为道德性命,为修己。

在五色为青。

在五声为呼。

在五臭为羶。

在五性为魂。

在五情为怒。

在五臓为肝。

在五味为酸。

在五气为温。

在五经为诗。

在五星为岁星。

在天干为庚。

在地支为卯。

在字形为木旁。

在数目为四、三、八。

神煞:遇庚日为天禄,遇卯为地禄,遇壬癸为天贵。

笨轨:其策一百大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巽卦:

一阴伏于二阳之下为巽,巽者,顺也。其象为风,以阴从阳,以柔从刚,上顺下而出之,下顺上而從之。所從乃得其正矣。其卦相相於春,耗气於夏,受制於秋,得气於冬,休废於四季也。在下顺於内,在上顺於外。

在身体为寡发,广颡,身体修长,容貌洁净,白眼多焉。心性工巧,喜怒不形,谦卑恭遜,和顺得中,聪明愽览,好学多能。

在人事为餽送,薦举,道朮,婚姻。

在天风云雾气。

在地理为蔬圃园林。

在人物为文明秀士,道术,医人,客商,工匠,长女,乐工。

在房屋为清幽广厦,竹舍茅篱。在官职为风宪,決狱,考校,提刑及礼法之官。

在时序为三四之交,辰巳之月。

在动物为飞禽鳴鸟,鵝鸭鸡鳬。

在植物篇为牡丹,芍药,酸桃,涩李,在器用为门扇,棹橙,纸札,书籍,箫管,乐器。在坟墓为东南方园林树木之所在。

五音五则类与震同断。

在天干为辛,在地支为辰巳。

在字形为竹头。

在数目为五三八。遇辛日为天禄,遇辰巳日为地禄,遇王癸日为天贵。

其策一百九十二,其轨七百三十六。

坎卦

一阳陷於二阴之中为坎,坎者,陷也。阳陷於中为阴所溺,是为重险之义,能尽其诚则出险而有功矣。其象为水,旺相於冬,耗气於春,休废於夏,得气於秋,受制於四季也。在下陷於内,在上陷於外。

在身体容貌清秀,气语骄奢,出众超群,卑以自牧,随方就圆,心地委曲。

在人事为矯柔隐,变诈不常,藏机用妄,柔顺多端。

在天文为云雨霜雪。

在地理为江河湖海溪涧井泉。

在人物为商货、盐客、中男、乐工。

在官职为屯田、水利、盐运提举,管粮管水之官。

在房屋为近水之居。在时序为子年月日。

在动物为鹿、豕、鱼、蚌、蛎、虾、蟹。

在植物为蒺、丛棘、内刚外柔之果。

在器用为水晶、铅、锡、舟车、盆桶、酒筵器具。在坟墓为正北方,穴内有水。在五音为羽,其音散,以虚其和断以散。

在五则为权度,在五事为听聪闻而作谋。在五常为智。为是非,为曲折。在五色为黑。在五声为悲号。在五臭为臭。在五味为卥。在五性为精。在五情为恐。在五臓为肾,在五气为寒。在五经为易。

在五星为辰星。

在天干为戊。在地支为子。

在字形为点水、弓旁、月旁。

在数目为一、三、六。遇戊日为天禄,遇子日为地禄,遇乙己日为天贵。

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七百零四。

艮:一阳止于二阴之上为艮,艮者止也。阳动而阴静,上止而下静,行止不失其时,其道光明也。若当行而止,当速而久,皆出其位而有咎矣。

其象为山,得气于夏,耗气于秋,受制于春,休废于冬,旺相于四季也。在下止於内,在上止于外。

在身体容貌厚重,器宇峥嵘,语言简单,爱静性情,行止笃实,作事不轻。

在人事为濡滞多疑,进退不果。

在天文为阴云晦雾,烟瘴山岚。

在地理为山溪径路,城廓、丘陵。

在人物为僧道,医术、童男、幼子。

在官职为为门禁佐貳官,山郡管粮之任。

在房屋为山庄宅舍或门庭径路。

在时序为丒寅之交。

在动物为狗,鼠,黔喙之属。

在植物为茄芋,山药,王瓜,笋菜。

在器用为磁盘,瓦钵,上尖下圆有口之器物。

在坟墓为东北古迹之地。

在五音为宫,其声洪以舒其和清以柔。在五则为绳直。在五事为思通徵而作聖。

在五常为信,为诚。在五色为杀褐色。

在五经为礼乐。在五情为歌乐。

在五声为吟詠。在五臓为脾。在五臭为香。在五味为甘。在五气为湿。在五性为意。

在五星为镇星。

在天干为丙,在地支为丑寅。

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

在数目为七、五、十。遇丙日为天禄,遇丑寅日为地禄,遇甲戊庚日为天贵。遇申子辰日为鞍马。

其策一百六十八,其轨为七百零四。

【坤】

三画皆偶曰坤,坤者,顺也,顺以承乎天,厚以载乎物,其体含弘而不耀,其德资财生而不息,为阴之纯而顺之,至也。故虽重之而名與象,皆不易焉。其占为大亨而利,以顺健为顺也。其象为地。得时於夏,耗气於秋,受制於春,休废於冬,旺相於四季也。

上下内外在下顺止於內,在上止於外。

在身体容貌厚重,威仪不苟,性情緩慢,诚实不浮,言不乱发,事不轻为。

在人事为悭吝鄙薄,迟缓不决。

在天文为雾气,阴云。

在地理为郊原四野。

在人物为老母,阴人,妇女。

在官职为守土司农之官,工部教民之职。

在房屋为村荘宅舍,近圃垣墙。

在时序为六七之交。未申月日。

在动物为鴨,雀,蜘蛛,牛,马,驴。

在植物为薯芋,谷,栗,黍,稷,稻,粱,山药。

在器用为與釜瓦器,陶冶之属。布帛,丝绵,五谷之类。

在坟墓为西南郊野之地。

在五音为宫。在五则与《艮》同在五事与《艮》同。

在五常与《艮》同。

在地支为未申

在字形为山头,土傍,横画。

在数目八、五、十。

吉神遇乙癸为天禄,遇未申为地禄,遇甲戊庚乙己日为天贵,遇寅午戍日为鞍马。

策轨数其策一百四十四,其轨六百七十二。

【八卦变象】

乾卦生合得令为刚明正直之事,贵重成器之金。刑克耗气为公门非横之事,铜铁不贵之器。故乾见乾其物贵重而刚圆。见坎晦光而沉溺。见艮为非矿石即带土之金。见震钟鼓有声之物。见巽刀斧有柄之物。见离乃中虛成器之物。见坤上衣下裳。见兑为铜铁之器,损坏之物。初爻动变巽乃金刀削过之木。二爻动离,乃火煅过之金。三爻动变兑,乃五金废坏之器,虽圆而损缺也。

《兑》卦生合为欢喜和悦之事。銅铁成器之物,刑尅耗气为暗昩谗谤之虑。粗鄙损坏之物。故《兌》见《兌》先损而后益,见《坎》为泽中之物。见《艮》为金石之废器,见《震》为刀枪,见《巽》为箭簇或琢削之类,见《坤》为土中沈埋之器具,初爻动变坎为酒盅、酒盏。二爻动变《震》为乐器铜铁钉成之物,三爻动变《乾》乃整旧为新之贵物也。

《离》卦生合得令生合为文书印信之事,中虚华丽之物。刑尅耗气为忧疑争斗之事。为窑灶炉冶之物。《离》见《离》为灯笼火烛之类,见《坤》为瓦碟磁器。见《兌》为煅炼之金。见《乾》为文书诏旨。见《坎》为毁坏或朩火激搏之物。见《艮》为瓦器或夜行之具。见《震》为为甲胃曵。见《巽》为文章书籍。初爻主在地之应,变《艮》砚石,瓦器。中爻主人物之应,变《坎》为水火煅炼。上爻主在天之应,变《震》为旌号长枪之属。

《震》卦生合得令为科名徴召之誉,鲜竹木之具。刑克耗气为虚惊忧闷之事,动作不宁之虙。故《震》见《震》为有声之器,见《巽》为工巧之具,见《离》为紙笔文书之属。见《坤》为柔楔之类,见《兌》为有声可击之物,圆全而无伤,见《坎》为生意,或木火应用之物,见《艮》为俯复之物,初爻动变坤为土中生长之物,二爻动变兌为刀斧有柄之物,三爻动变离,为灯茏果盒之类。

《巽》卦生合得令为升迁文书之事,布帛丝绵之类。刑克耗气为进退不果交易市利之为,故《巽》见《巽》为工巧竹朩之器,见《离》为文书,龙陷见《坤》为土中生长之物,见《兌》为称衡或琢削之物;见《乾》为鈡鼓、刀剑;见《坎》为舟楫、弓矢;见《艮》为笔墨之类;见《震》为有声之物;初爻动变《乾》为金刀削过之木或刀斧柄;二爻变《艮》为木槌,或土上之木器;三爻动变《坎》为蔬菜香覃木耳花果之类。

《坎》卦生合得令为隐伏之事,魚盐酒货之物,刑克耗气故《坎》见《坎》为江湖河海流而不息,见《艮》为滋润之土石,见《震》《巽》为水桶盆或竹朩所生香覃朩耳之类,见《离》为水火交结之物,见《坤》为水土造成之物,见《乾》上为公庭诉讼下为酒筵器具;见《兌》为酒食。初爻变《兌》乃盛水盛酒之具,缺而坏也。二爻变《坤》乃谷粟之类,三爻变巽,大则舟楫,小则瓢勺盆桶之类。

《艮》卦生合得令,为田园、坟墓、瓦器、磁缸;刑克耗气为行事多疑动止不一,又为瓦石器皿;故《艮》见《艮》为刚硬之土石,见《震》为木帯土之物,见《巽》为草朩;见《离》为瓦瓶瓦盒;见《坤》土块、石块;见《兌》为缺物;见《乾》为刚硬成器之物;见《坎》为河岸、田埂;初爻动变《离》为火烧成器之物;二爻动变《巽》为锄头、耒梠;三爻动变《坤》为田地、山坡。

《坤》卦生合得令为阴私鄙吝之事;谷粟布帛之物;刑克耗气为舆釜瓦器陶冶之具;故《坤》见《坤》为衣、为布;见《兌》为出土之金;见《乾》为方圆之器,可贵可重之物;见《坎》为水土所成之器,见《艮》为坚刚之土石;见《震》《巽》为文书、田契;见《离》为炉冶窑灶;初爻动变《震》为鋤头、陶冶之器;二爻动变《坎》为水火相併之物;三爻动变《艮》为砖瓦土石之类。

右八卦以静其主,以动为物,凡卦象生旺逢合可食可用及贵重成器之物,卦象刑克逢衰为不可食及破碎损坏之物,生体者众为贵物,克体者众为贱物,泄体者众废坏之物,用卦看其形色,互卦看其数目,先天七数,后天八数,亦不出八数之外也。互变卦中无生旺之气者,为不入五行之物也。若五六爻动者,是能飞能走之物也。又如全卦中阳卦阳爻多为刚硬之物,阴卦阴爻多为柔软之物。

《岁序》

凡占岁序丰凶。或于冬至。或立春。或元日观其天色晴明阴晦风雨为外卦。后取地上之气色声音为内卦。内外共合得数多少。又将冬至年月日时之数。或立春年月日时之数合前卦数。共算得几千几百几十几数。分为元会运世。以运为主。以元会及世为辅。以太岁支干为根本。与运爻有无相生相克而观吉凶之轻重也。如数全策佳更有归元贵禄者。是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如数缺更逢困陷破耗者。风雨不调人民多疾。看何方受克何卦失时便知何方有何灾祸也。以千百十零分东西南北春夏秋冬。故艮为开物属春。震巽次为。巽为长养属夏。离坤次之。坤为成物属秋。兑卦次之。乾为闭物属秋冬之交。坎艮次之。又震为稼穑。巽为蔬果。离为晴明。坎为雨泽。兑为兵刀。坤艮为疾疫。卦数克运克岁者为灾。和平者无咎。如春得夏数则雨水不时、草木早落、人民有恐。得秋数者民多疾疫、风雨不时、蓬蒿并兴。得冬数者水潦为害、霜雪大挚、首种不入。夏得秋数则苦雨数来、五俗不滋、四鄙不入。得冬数则草木干枯、水败城郭。得春数则虫蝗为灾、暴雨来格、秀草不实。秋得冬数则阴气大胜、介虫败谷、戎兵乃来。得春数则国乃旱、民多瘧疫。冬得春数则冻闭不密、地气上洩、民多流亡。得夏数则国多暴风、方冬不寒、蛰虫复出。得秋数霜雪不时、小兵时起、土地侵削。礼记月令亦可参看。如卦得明夷损革渐涣乾坤大畜观颐解益萃升震丰兑节皆吉兆之年也。

《地理》

凡占地理。必于乡邑要会之地观之。言语嘈嘈为兑。仓皇奔走为震。或闻钟鼓之声。或禽兽之声。或杵臼之声。或土石之声。或哭泣之声皆可取卦。但以先得者为内卦。后得者为外卦。内外共得数多少。次加年月日时之数。共算得若干。分为元会运世。每一位管三十年为一世。四位管一百二十年。以元为地理衙门。会为官长府库。运为市井人民。世为商贾货物。看何位逢魁禄贵禄马则吉。在元则知地兴旺。在会则知官长兴旺。在运则知人民安乐。在世则知商贾得利。反是则凶。如逢空缺破陷在何位则知何年月日何方有灾疫火烛。何方有土石崩陷。何家成何家败。何人穷何人达皆可得而前知也。如乾卦逢吉。官长兴旺。逢凶反是。兑卦逢吉则平安。逢凶有刀兵。震卦逢吉主平安。逢凶有惊恐。巽卦逢吉和顺。逢凶山林有损。坎卦逢吉平安。逢凶水火盗贼。离卦逢吉文明显耀。逢凶火烛毁伤。坤卦逢吉人民和顺。逢凶人民疾疫。艮卦逢吉工筑室。逢凶山势崩陷人民灾疫。

《家宅》

凡占家宅。必观其男女动静或庖厨机杼之声。或鸡犬牛马之声。或观形色气象以先得者为内卦。后得为外卦。内外合得几数方以当时年月日时之数合成若干。故数顺而全者家宅安和。数逆而缺者门户有损。数全逢旺而世带魁元贵局来生内者家宅兴旺。数逆逢衰而来刑克运者家业倾颓。重刑重克祸患将临。多空多缺。死亡相续。秋得夏数疾病将至。夏得冬数祸患将临。春得夏数必遭瘟疫。秋得冬数必染痢疾。运数旺相臻迎福履。运上逢衰殊欠精神。元克运防有官灾。世克运恐遭盗贼。运生外者财散。世生内者进财。奇数盛家必多男。偶数盛家必多女。进数必发。退数必衰。生内为富家。克外为世家。运上震巽宅舍光明。坤艮田园茂盛。离卦克身家必多事亦防火灾。坎卦克身人必陷己须防贼盗。兑乾美满作事称心。以元为父母。会为兄弟。运为夫妇。世为子息。元会缺父兄有祸。运世缺妻子生灾。何位逢贵魁禄马便知何人为吉。又以四位演为六爻。初爻为地。二爻为房屋。三爻为人口。四爻为仓箱。五爻为栋梁。六爻为瓦片。属金则多金谷。属土则多田地。属火次第发达。属水渐有不安。属木安顺。须分生旺断之。有克则凶。有生则吉。初爻属金。地有窖藏。凡占地基以十为主。百零为辅。盖乃所居之地。百为后面。世为前面。俱要有气忌空陷。四位属何卦便知城市山林平地水边

凡以数为推测的所谓神数方法,虽然起法不同,但終归到皇极经世的元、会、运、世来推断。如《范围数》、《神易数》、《皇极数》、《大定数》等。故掌握《皇极经世》是基础。

《起屋》

凡占起盖。以地基方位或地上气色物件起卦数再加上年月日时之数共算若干。分为元会运世。以运为主为地脉。以会为后山。以世为前山。以元为发源之地。四柱无缺必为旺地。四柱有空不可图之。十为住居宜旺相带贵禄归元。忌空亡耗陷。会世生运或比和。发福发财。会世克运损人耗物。会生运后山有气。父兄兴旺。世生运前山有情。子孙兴旺。运生世不聚财。世克运有祸患。四柱有情宜起房屋。四柱无情不宜起造。运见震巽世逢离火。住未久而火先烧。坤艮生世之乾兑仅存瓦石。乾兑生世之坎水。修未完而木先朽坏。元数缺者盖后不利父母。会数缺者先见祸于弟兄。运数缺者身与妻灾。世数缺者子息稀少。顺数者先贫后富。逆数者先富后贫。运数见土木旺宜起盖。见金旺宜居肆。金水旺架屋不成。见乾为高亢近公廨。见兑近农圃隙地。见离干燥近人烟。见震巽近树木。见坎卑湿近池塘。见艮近山石。见坤近地势平坦。

《婚姻》

凡占婚姻。或于媒妁发言之始。人物动静之处起卦再加年月日时共算成千百十零。正卦之策为此家。变卦之策为彼族。此千为公姑。彼千为父母。此百为叔伯弟兄。彼百为姊妹弟兄。此十为夫。彼十为妇。零为子息。男数欲阳。女数欲阴。得进数者有始有终。得退退数者多贫多窘。元空不利于父母。会空不利于弟兄。运空难为夫妇。世空子息艰辛。元数生旺入局。门户多光大。破陷逢衰者如常。会数带贵生旺。弟兄清贵。困耗失局者反是。运逢生旺贵禄。夫妻容美。逢衰失局者次之。会为主婚。世为媒妁。空数重重终是难成。逆数叠未为好音。运爻相生相合夫妻偕老。运爻相克相刑夫妇不长。阴剥阳则夫早克。阳克阴则女先终。运克元会先刑父母。运克世先克子息。初生运逢二极无生育。

《产育》

凡占产育。先起动卦之策再加年月日时之数。总算成千百十零。会为收生人。运为母。世为子。最喜顺数。切忌逆爻。四柱不可空亡耗陷。顺生顺克易生易养。逆生逆克难养难生。运生世尤为顺利。世克运难产有惊。世奇生男。世偶生女。空耗困陷则胎气不足。二极在零多是死胎。惊厄不免。如得顺数。百十零上有血光天贵归元禄贵。易生易养子母无虞。如得逆数更带天刃劫讼。难生难养子母有惊。世缺子死。运缺母亡。运世皆空母子俱亡。克应日辰以变卦取之。卦吉则吉。卦凶则凶。乾兑应巳酉丑日时。震巽应亥卯未日时。艮坎应申子辰日时。坤离应寅午戌日时。又看有孕无孕。以身数为主。如身得动数。零数生旺。谓之身数动而不空则有孕。如身得空数。零数又不生旺。谓之身数空而不动则无孕明矣。乾巽坎离为动数。六虚不用为空数。

《求财》

凡占求财,先观宾主,以主为体,以宾为财,主旺而受宾之生,四植又与体相生相合者,如逢涸泽之鱼,主衰而受宾之尅,四值又与体相尅相刑者,如赶沙场之马。体尅用,财虽有而得迟。体生用,不惟无益而有损。体用比和,所求必遂。财帛如意。日生用,主尅用,求之不得。用生体,用尅日,取之即有。主尅宾又尅日,无有。日尅外,日尅内,亦然。宾生日,日生主,转手方有。日无气,主无气,求之艰辛。宾尅主本无。若日时生主却有亦不多。宾生主本有。若被日生宾有阻,又看互变如何,生则有尅则无也。卦宫与外俱生日者,得十分卦宫,与内俱生日者,得五分。动生静日不相尅者,有十分。若日伤动爻,被人减半。外与日俱尅内者,为事所羁,不得去取,或是被人分去。宾生主而尅日者,当日有。外尅日有有十分,内尅日有五分。前卦尅后卦生內,依傍人求。前卦生后卦尅内,须费周折二三次方有。欲知得财之日,以生体之卦决之。卦象与日辰用五行及坎一坤二之类断。空手求财用伏卦断。

元为物,会为财,运为已,世为人,元会顺数而生运,得物得财。运世进数,利已利人。会世逢空,有物无人问。运世退数,析本无聊。逢空亦然。元会生体,得利加倍。运世泄体,得财即散。逢空全无。世生运和合得财。世尅运刑伤而损已。一六水边求财,二七火中得利,三八货物寻钱,四九为金银。五十为田土,数全而旺十分得利,数缺而衰财陷无有。元世缺始终艰辛。

《出行》

凡占出行。先于起意之时得何卦数。再加当时年月日时共算若干。分为千百十零四位。忌嫌困陷。最喜生旺。元为主事。会为伴侣。运为本身。世为仆从。元缺有阻。会缺无好伴。世缺人马不得力。到头失陷。如世带禄马生身。到处遇贵。得财获利。运逢困陷而又生世。耗财耗气最不可行。运克世。世带禄马亦有好人相遇。虽作事迟。终久得意而返。世克运防人侵己。若临坎卦或天劫须防贼盗疾病。百克千与十。伴侣不和暗中相忌。千制百同伴顺从。凡百皆利。运缺切不可远行。途中非病即祸患相临。千与十空或遇困耗。皆主失陷。如会运上带马。十零上有震巽坎为糧料则有所归。更加入局十分如意。如逢空缺者多是去不成。既去则无收拾不得意而返。

《疾病》

凡占疾病。先察运爻。元为病源。会为医人。运为本身。世为药饵。运数最喜生旺。忌嫌落空困耗者。其病沉重进退不一。元空病证不一。会空无好医人。运空天数不顺。世空病难痊可。世生运服药有功、不久自愈。世克运药不投病、服之罔效。运生世身体虚弱、目下难愈。运克世病不伤命、迟迟而可。运克会医人无力。会克运用药有差、反致加病。会世克运十死一生。四位见贵局则逢良医或师巫有救。数逢空缺则药不投病。七与十乃是阴阳极数。不可在身又不可重见。忌见土木克身。盖木为棺土为塚。也最嫌回头沐浴、关门沐浴二煞。号为追魂星。四喜及亡神俱为扛尸煞。有此三星必死无疑。如此星逢空亦可救。如零上有天贵禄马应日即安无事。其病症亦在运世看之。

凡占生死。须于本人身上起得亲切。方加当时年月日时算成千百十零。先看运上禄马有无旺相。次看上下三位有无相克。如二位来克一位来生。不满三年。如一位来克两位来生。尚有一纪之上。如三位生身。虽有病无害。老人已迫穷数。不宜生旺。与克同断。患病得此尤为不佳。

《词讼》

凡占词讼。先起我之数毕。又起对讼之人数。二身观其生克何如。我克他则为我胜。他克我则为他貹。我生合彼是我去和他。他生合我是他来和我。以千为官。百为吏。十为身。零为隶卒牢狱。千百克我十。官吏不顺我而受亏。千百克彼十。官吏不顺他而受责。千百生我十。我有贵人扶持。千百生彼十。他有贵人调护。最喜本体禄旺。如零爻克我。我必有牢狱之灾。克他亦然。震离多动少静。坤主自争。兑主口舌。坎艮主牢狱。战克者尤为大忌。

《逃亡》

凡占逃亡。以十为主。如十上见巽。可向西北方寻。如十上见乾可向东南方寻。余仿此。又看百上属何卦。艮数向山中或东北方去。乾数向西北方或公廨之所。余仿此而推。凡十零带贵人局终得见即便取得。如带合不曾出屋。如零上逢冲及空缺。失物不可寻。落空远去而难寻。如他身数受克不能远去。或去而复来也。

《坟墓》

凡占坟墓。于登山之时取墓上之土色或草木之声色以观动数。复取所坐为内。所向为外得何卦属何卦。后以当时四柱合前动数得若干策。以运为主。断之有贵禄入局则为富贵可知。以上下之数观其吉凶。以百二十年为限。分作四代看。那一代有贵禄入局。便知某代为吉。如无贵禄而遇困陷。便知某代为凶。凡有断乏隔位补借。十零生千百。子孙荣显、父祖有封赠。千百生十零。父祖贵显、恩泽垂于后昆。内吉子孙显达。外吉女婿名扬。

《见贵》

凡占出入参官见贵。须要数象克出生回。有贵禄喜赦鞍马即便。见贵欢喜、迎接交谈、事有如意。若逢逆克冲刑空缺及凶之类。不能会贵、事多反背。百克十上人不欲见。零克十下人阻。百零空缺恐不在家。纵在家亦不出见。百零带贵马入局见之有益。

本文地址:http://zz.liuchunyang.com.cn/index.php/post/42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1026298780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